鳳凰徐州新華書店

當前位置: 首頁 > 少兒兒童 > 少兒類讀物 > 少兒 > 小船.小船

      小船.小船
      小船.小船
      • 本店售價:¥13.5元
      • 定價:¥18.0元
      • 折扣:75
      • 作者: 黃蓓佳
      • 出版社: 江蘇少兒
      • ISBN: 9787534635212
      • 出版日期: 2009.01
      • 開本: 32開
      • 版次: 3
      • 印張: 平裝
      • 字數: 暫無
      • 庫存: 暫時缺貨
    • 購買數量:加入購物車
    •     

    商品詳情


    編輯推薦語

    黃蓓佳傾力打造,溫情筆觸,直面當前,憾動你心!本書收錄的是作者20多年來創作的中短篇精選,翻開此書,你將領略到作者心中最柔軟的情感、如花的風景、美妙的疼痛的成長和源自童年的天籟般純粹的聲音。其中作品曾獲全國兒童文學園丁獎,江蘇省優秀兒童文學獎,上海《兒童時代》、江蘇《少年文藝》優秀作品獎,根據《小船,小船》改編的同名電視劇兩次獲國際獎,《蘆花飄飛的時候》已被改編拍攝成同名電視連續劇,《心聲》被選入《語文》教科書(人教版,九年級使用)。

    內容提要

    呈現在本書中的中短篇小說,是作者20多年來創作的精選。其中的多數,曾獲得過報刊的佳作獎:等候小船到來的明明、跌跌絆絆穿過廣場的“我 ”、流過門前的小河、深山里走來的孩子、雪后村莊里的故事、爺爺帶來的那片海、小狗子與荷葉的盼望以及江心小島上那段浩蕩的歲月。 翻開此書,你將領略到作者心中最柔軟的情感、如花的風景、美妙的疼痛的成長和源自童年的天籟般純粹的聲音。

    作者簡介

    黃蓓佳,出生于江蘇如皋。1973年開始發表文學作品。1982年畢業于北京大學中文系文學專業。1984年成為江蘇省作家協會專業作家。現任中國作家協會全國委員會委員,江蘇省作家協會副主席、創作室主任。 主要作品有長篇小說《夜夜狂歡》、《新亂世佳人》、《婚姻流程》、《目光一樣透明》、《派克式左輪》、《沒有名字的身體》、《所有的》,中短篇作品集《在水邊》、《這一瞬間如此輝煌》、《請和我同行》、《藤之舞》、《玫瑰房間》、《危險游戲》、《憂傷的五月》、《愛某個人就讓他自由》,散文隨筆集《窗口風景》、《生命激蕩的印痕》、《玻璃后面的花朵》及《黃蓓佳文集》四卷等等。 主要兒童文學作品包括長篇小說《我要做好孩子》、《今天我是升旗手》、《我飛了》、《漂來的狗兒》、《親親我的媽媽》、《遙遠的風鈴》,中短篇小說集《小船,小船》、《遙遠的地方有一片海》、《蘆花飄飛的時候》及《中國童話》等。作品曾獲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國家優秀兒童文學圖書獎、冰心兒童文學獎,宋慶齡兒童文學獎,及部省級文學獎數十種。根據這些作品改編的電影和電視劇、戲劇獲得國際電視節“金匣子”獎、中國電影華表獎、中國電視劇飛天獎等等。有多部作品被翻譯成法文、德文、俄文、日文、韓文出版。

    目錄
    第一輯
    小船,小船
    當我還在童年
    小河流過門前
    深山里的孩子們
    五(1)班的“備忘錄”
    心聲
    雪·太陽·村莊
    天邊的桃林
    在那綠色的山上
    在你的身后
    遙遠的地方有一片海
    太陽掛在天上
    蘆花飄飛的時候
    第二輯
    我的青蘋果時代
    學做“工農兵”
    生而有緣
    生命激蕩的印痕
    家教
    我的教師生涯
    冬日記憶
    也叫“朝花夕拾”
    花開花落
    夢中蘆葦
    走一步,說一聲“再見”
    櫻花大道
    窗口的風景
    臺灣茶
    圣誕老人的禮物
    兩幅畫
    修莎理財
    貼身小襖
    只因為我是個母親
    永遠的安徒生
    直擊心靈的一瞬
    懷中的嬰兒
    遠了,近了,又遠了
    浸潤童心的乳液
    開拓者的傳奇
    世上最快樂的事情
    
    精彩頁(或試讀片斷)

    小船,小船 雖然明明知道,不會有人搖著小船來接他上學了,蘆蘆還是大清早就拄了雙拐,一步一步挪到河邊。 他走到那塊形狀像個小山羊的石頭邊,吃力地坐下來,又把雙拐從胳肢窩下移開,合到一塊兒,輕輕擱在“山羊”的脖子上。過去,每天早上,他總是這樣,高高興興地騎著“山羊”,等待從河邊的蘆葦叢里竄出一只小船,把他搖到學校去,這只“山養”,他騎過多少次啦,數也數不清了,“山羊”的背脊都磨得油光锃亮的了。“山羊”是石頭的,永遠也長不大,永遠也不會說話,不會叫;蘆蘆呢,卻是一歲兩歲地大了,又高了,肚子里還灌下了一瓶一瓶的“墨水”——他已經是小學三年級的學生啦。 東邊的天空火紅火紅的,青青的蘆葦映著這片霞光,微微閃出一種紫色。葉片上有露水,水珠兒是紅的,蘆蘆的頭一動,紅水珠兒就跟著閃出藍的、橙的、黃的各種顏色的光芒,就像神話里的那種寶珠,不時的,有一只翠綠的小青蛙“噗”的一聲跳上蘆葦,蹲在葉梗上,那水珠就紛紛地往下掉落,落在清碧碧的河水里。 蘆蘆坐在“山羊”背上,一動不動地盯著這片蘆葦。往常,只要太陽光一照到蘆葦尖尖上,小船準會從里頭鉆出來,筆直地駛到他腳下,小船是放鴨用的,小得像個玩具,站在船上的劉老師,小小的個子,圓眼睛,小嘴巴,兩根細辮子,也像個快快活活的小姑娘。劉老師會叫一聲:“蘆蘆,上船吧。”然后跨到岸上,讓蘆蘆趴上她的背,小心地上了船,把蘆蘆安頓到最穩當的地方坐下,又返回去把他的雙拐提過來,再接下去,劉老師就用一根竹篙把小船撐到小河深處。河水在身邊嘩嘩地響,風把劉老師的衣服吹得像張開的帆。這時,蘆蘆總會從書包里掏出一根洗得雪白雪白的蘆根,塞到劉老師手里。蘆根又嫩又甜,劉老師最喜歡吃了。她總是咬一口,一面咝咝地吮著甜水,一面說:“比梨還好,好極了。謝謝你,蘆蘆。”有時候高興,劉老師還會輕輕哼上一段越劇。她是城里插隊來的知青,會唱一口很好聽的越劇呢。 陽光抹上了蘆葦尖尖,小船還沒有出來。小船不會出來了,再也沒有人搖著小船來接蘆蘆上學了。十天前,蘆蘆也是這樣坐在“山羊”背上等呀等呀,一直等到日頭掛到村口的大白果樹梢上,也沒有看見小船的影子,蘆蘆回家告訴媽媽,媽媽生怕劉老師病了,趕緊繞上幾里路趕到學校去探望。可是,哪兒都沒有劉老師。大家找到河邊,河心里孤零零地蕩著那只放鴨的小船。就這樣,劉老師的尸體被人從河里撈出來了。蘆蘆聽人說,劉老師準是不舒服,頭一暈,掉進了水里。劉老師不會游泳,這是蘆蘆知道的。偏偏那天附近岸上沒有人,她就這么沉下去了。蘆蘆趴在“山羊”身上嚎啕大哭,哭得村里老老少少都掉了淚。老人們說:“唉,天有不測風云啊。”媽媽說:“怎么就偏偏淹死了她呢?把我替了她也好啊!” 蘆蘆從此沉默了。他變得愛發火,愛哭,有時他一個人跑到這里,一坐就是一天,誰也引不出他一句話,誰也不能把他拖回去。人們可憐他,體諒他的心情。唉,殘廢的孩子嘛,心靈本來就受著傷,脆弱得像玻璃棒,失去了比媽媽還親的劉老師,他一時哪能受得了啊。 蘆葦忽然動起來了,發出“簌簌”的響聲,好像有什么東西在里頭亂撞亂碰。 “小船!”蘆蘆在心里驚叫了一聲,連忙把身子向前探過去。真的,真是那只小船,船頭尖尖的,從蘆葦叢里七扭八拐地冒了出來,一直停在蘆蘆腳下。 “哦,不是劉老師。劉老師不會來了。這輩子也看不見她了。”蘆蘆失望地扭過頭去。 小船上跳下一個姑娘,腳步咚咚的,走到蘆蘆面前。 “哦,我猜你就是蘆蘆,是吧?”她的聲音活潑潑的,又脆又亮。 蘆蘆抬起頭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他心里很不高興:為什么要劃劉老師的小船?劉老師用過的東西,憑什么給你用? “蘆蘆,我跟你說,我是新來的老師,也姓劉,叫劉小玲。” 蘆蘆忽然鼻子一酸,莫名其妙地難受起來。也姓劉?為什么也要姓劉呢?不管怎么說,劉老師是死了,她不會再馱著蘆蘆上小船了。多好的劉老師啊! “蘆蘆,你聽我說,以后我天天來接你上學,知道嗎?今天是星期日,不算,從明天起。可不許遲到啊。” 蘆蘆驚訝地仰起頭來。怎么,她也要搖小船接他上學?她……這個高高大大的小玲老師?不,她跟劉老師不像,一點點也不像。可是,她說了,她要接他上學,真的。 蘆蘆不知道怎么辦才好了。他想,是不是應該站起來呢?他扭過身子去拿雙拐。誰知道小玲老師一把拿了過去,湊在胳膊底下試了試,說:“喲,倒還挺合適。可惜太原始了,做輛手搖車多好!” 蘆蘆沒有作聲。 小玲老師又問他:“你是怎么跛的?生下來就這樣嗎?還是以后病的? ” 蘆蘆最怕人家提這個“跛”字,大家也知道。村里的大人孩子,學校的老師同學,從來不當他面問這些的。這時,他一下子漲紅了臉,伸手把雙拐奪過來,甕聲甕氣地回答說:“不知道。” 小玲老師愣了愣,眼皮子眨巴了幾下,像突然明白過來似的,笑了笑,大大咧咧地一屁股坐在“羊”頭上:“嘿,蘆蘆還諱疾忌醫呀。告訴你,我還準備給你扎扎針的呢,也許能好點兒。你別不信,真的,我會扎針。等有空,我問問你媽就行了,你不說,你媽總肯說的吧?” 瞧她說得多自在!一口一個“跛”,一口一個“病”,蘆蘆真受不了。 劉老師什么時候說過這些話?她總是那么細心地替蘆蘆考慮一切,從來不肯讓蘆蘆受一點委屈。唉,劉老師你可知道蘆蘆想你嗎? 蘆蘆眼巴巴地盯著那只小船,心里有些酸酸的。他又想哭了。新的總不如舊的好,真是這樣。蘆蘆心里跟劉老師的那段情意,好像怎么也割不斷了。 別扭歸別扭,上學還是要上的。第二天,蘆蘆早早地就坐在“山羊”背上,而太陽剛一露臉,小玲老師的船也到了。小玲老師也把他馱在背上,往船上走。小玲老師的背是寬寬的,叫人趴著很實在,不像劉老師,又小又瘦,蘆蘆總是提心吊膽,生怕壓折了她的腰。可是,就這樣,劉老師還硬是要天天背他上船。小玲老師用五分力氣,劉老師就要用十分力氣呢。蘆蘆這樣想著,心里越發留戀起劉老師來。 小玲老師把船撐進河心里了,她好像還不太會使竹篙,深一下淺一下,小船也就東一拐西一扭,讓人心里怪害怕的。可是小玲老師不在乎,她挺使勁,也挺高興。陽光照在她的臉上,她的臉紅撲撲的,亮閃閃的。“劉老師沒有她模樣好。”蘆蘆在心里承認說。這時他忽然想起了蘆根。“對了,這是新鮮玩意,小玲老師一定沒有嘗過。”他伸手到書包里,掏出一截雪白雪白的蘆根來。 “小玲老師,給你嘗嘗。” P1-5